140310 勞倫斯‧卜洛克讀者見面會 @海邊的卡夫卡

IMG_20140310_213135.jpg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勞倫斯‧卜洛克。這個75歲的、穿著格子襯衫戴著鴨舌帽的可愛的美國老爺爺,是我最喜歡的推理小說作家。

從沒去過紐約的我,對於紐約這個城市的想像幾乎全部都是由他筆下的一個不酷也不帥的偵探馬修、一個不酷也不帥的雅賊柏尼、還有一個不酷也不帥的殺手凱勒一起建構出來的。大學的四年間我反覆讀著他的這三個系列(其實也看了密探譚納系列,不過譚納在世界到處跑XD),而紐約這個城市就此在我腦海中漸漸成型。大學的時候我給自己的小小規定是每個月至少要看十本書(現在無力再維持這個習慣了),當我精神上無法接受那麼多新書的時候我總是反覆翻著馬修‧史卡德和雅賊柏尼的故事。

馬修系列的紐約描寫的不只是紐約的全貌,馬修和勞倫斯‧卜洛克一起漸漸變老,從那個連答錄機都沒有還需要門房留話的時代,到現在這個911過後十幾年的紐約。你可以看到馬修一直以來的變化和心境的轉折,他隨著城市漸漸的改變,最終抵達了讓人覺得惆悵但心安的地點。

今天有人這麼問,「我聽說你是一個老派的書寫者,而你現在寫作的時候是用什麼方式呢?紙筆嗎?」而爺爺聳了聳肩說:「我用一台超先進的電腦。」而台下哄堂大笑,爺爺也跟著笑了起來,不過我想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一直都在接受這個時代的變化、生存在其中、適時的轉變自己,如同他所描述的馬修‧史卡德。

我沒有拿簽書的號碼牌,上一回與他見面的時候他在我最喜歡的一本書《八百萬種死法》上簽過了,所以我想這樣已經足夠。只是過了幾年仍能看到這個老人家快樂的跑來台北跟一千隻紙熊貓拍照打卡,我就打從心裡的開心。


「卜洛克先生,你的書裡引用過非常多首歌,請問你最喜歡的是哪一首呢?」

他給的答案是他寫在《酒店關門之後》裡面的那首Dave Van Ronk的 Last Call。令我訝異的是他就這樣把整首歌都唱完了,在我們所熟悉的卡夫卡,大家安靜的聽他唱完這首兩分多鐘的歌,貨真價實的卡夫卡不插電,當下我其實有點想哭。


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在酒店關門之後。



Dave Van Ronk / Last Call (1973)

於是我們又過了一夜
吟誦表演甚麼都來
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
在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敬每個人的歡喜與哀愁
但願這杯酒的勁道
能撐到明天酒店開門

我們踉蹌走出酒店
像一群麻木不仁的舞者
每個人都知道他必須問什麼
每個人也都知道答案會是什麼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酒如利刃腦子碎成片片
反正答案一點也不重要
問題也就無人提及

我那天心碎不已
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
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有一句話我們永遠不說出來
誰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
他就會曉得何時心碎

[ 2014.03.10 | 雜談 | 留言:: 0 | 引用:: 0 | PageTop↑ ]

留言:


PageTop↑

PageTop↑

プロフィール。

SHIN

Author:SHIN
2015/02/06 1976《前王子》巡迴@西門河岸留言
2015/02/08 第十屆KKBOX風雲榜頒獎典禮 @台北小巨蛋
2015/03/28 STRAIGHTNER Behind The Scene TOUR @the Wall
2015/04/19 青葉市子 @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
2015/09/13 Far East Union vol.1 (滅火器/MONOEYES/Thornapple) @SKM A11
2015/11/15 青葉市子 @台北國際藝術村

丘を登れる羊たち

飽和の入り口